儿时记忆里的纽扣

  我记得很清楚
  奶奶一直教导我
  双手紧捧着才能吃馍
  烙焦的部分吃掉
  就能捡到纽扣
  若是周围没有人
  就归我自己所有
  
  这跟妈妈和老师的教诲
  有着我解释不清的矛盾
  根源还在于
  供销社里
  用纽扣能换水果糖和铅笔
  
  那是个秋天的下午
  我捡到一枚黑色的纽扣
  看到周围没有人
  便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直到供销店的“窗台”
  小手手里的汗水
  和着纽扣上的黄土
  招来供销员对我的疑心
  好好地多看了我几眼
  
  供销员却没有问我
  在哪里几时捡得
  只是边观察纽扣边对我说
  纽扣太大或太小
  都不好换
  外表不能有破损
  我的这枚较好
  扣眼也完整
  两个眼的比四个眼的好换
  黑色的最好
  他还告诉我
  像我的这枚
  四枚可换一支铅笔
  两枚可换一颗水果糖
  
  我记得很清楚
  当时,我读二年级
  竟理直地要求供销员
  给我换半颗水果糖

  【编者按】:儿时的记忆,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印记。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或许是一个故事,或者一个传说。回忆过去,是为了更好的面向未来,珍惜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