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与义务》观后感

《恋爱与义务》观后感

  文/云飞扬2046

  2014年6月19日晚间,上海电影博物馆,台湾作家马国光担任辩士、85后钢琴师陈洁现场伴奏,《恋爱与义务》时隔83年再度回到上海,这一次与观众见面,很不寻常,令观众见识到朱石麟编剧、卜万仓导演的《恋爱与义务》,在艺术和技术上的突破。阮玲玉、金焰主演的本片如今看,似乎有政治上不正确的嫌疑,然而在1931年能够有如此成绩,已经是值得观众致敬的佳作。

  《恋爱与义务》虽然改编自波兰小说家华罗琛同名小说改编,却是非常标准的中国现象级故事,很是符合《三言两拍》风格的民间标本原型故事,此后又有过两次改编,其中阮玲玉自杀后三年,卜万仓将本片更名为《晴天血泪》,亲自编剧并导演,且再邀金焰主演。在17日的修复首映礼上,金焰的妻子秦怡出席,19日晚上则是冯宝宝。

  黑白默片《恋爱与义务》,在3D、4K、IMAX、蓝光等多种技术轰炸下,很多观众觉得演员表演浮夸,形体姿态的夸张令人不能没有马景涛即视感,然而这是时代之局限,回到八十年前,必须幅度较大才能适应观众的带入体验。《恋爱与义务》的故事,太过悲苦,然而在传统向现代转折全面完成之前,也并非就不具有代表性。

  阮玲玉饰演的杨乃凡是封建家庭的小姐,与金焰饰演的大学生李祖义相爱,但在封建礼教的压力之下,她屈服了。奉父母之命她嫁给了“世家子弟”、作家兼《国强报》主编黄大任,并有了一对儿女。分别五年之后,杨乃凡偶与李祖义相遇,李祖义救了杨乃凡溺水之子,两人仍没忘旧情,重新燃起爱火,花前月下甚至在黄家都相互拥抱,李祖义强烈要求杨乃凡私奔,杨乃凡在内心挣扎之后,与他一起私奔了。私奔之后,便是鲁迅小说《伤逝》式的生活。

  过了一段幸福的乡间生活后,两人为生活所困只得又回到城里谋生。但社会已不接纳这两个人,李祖义在不断碰壁之后找到一份卑微的抄写工作,在沉重的生活压力之下潦倒而死。从此,杨乃凡只能学做裁缝,与女儿平儿过着艰苦的生活。十五年后,平儿长大了,她与一富家子弟之间产生了爱情,并得知母亲杨乃凡的身世。杨乃凡也见到黄大任很好的完成了教育子女的任务,本人不仅抛弃了小三迄今也未婚。为了女儿一生的幸福,写下将平儿托付给黄大任的信后,自己投河自尽。

  在影史评论中,左派电影人如此评价它——深刻展现了男女青年徘徊在恋爱与义务,欲望与理智,家庭与社会之间无法自拔的悲剧性冲突。 它提出了一个关于恋爱与义务的经典悖论,“一个女子,在她的恋爱与义务不能两全的时候,她是应该不顾一切去追求精神和肉体的安慰呢,还是牺牲了毕生的幸福,做一个机械式的贤妻良母呢?”

  女主角杨乃凡的扮演者阮玲玉不仅“处处逼真”的在一部影片中担任四个不同时期的女性角色,且每段表演均能找到内在的心理依据。在《恋爱与义务》内地重映之前,这是一部传说中的电影。现在看来,本片技术处理很见功力,景深造诣突出,特技场面不少,蒙太奇效果一流,阮玲玉饰演的两个角色同处一画面,在当年观众们肯定感到中国电影的风采不让好莱坞专美。

  《恋爱与义务》中的阮玲玉,可以说是大银幕上的精灵,熠熠生辉的神演技,令观众大呼过瘾,啧啧称赞之声时而想起。这个一生不得自由的女性,由在绯闻漩涡中自杀的阮玲玉演出,更是显得性格、命运与时代的悲剧三重奏,是多么的凄厉。阮玲玉的笑,甜美灿烂。阮玲玉的哭,悲愁无语。阮玲玉的身姿,妩媚风流。或蹙眉,或开眉,那眉眼,紧张和松弛,气韵、节奏都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否则本片长达150分钟,信息量其实并不足以如此满仓,某些段落的叙事在当今看来重复有余,也就只有阮玲玉和金焰的精湛演出,观众才能被吸引住。

  阮玲玉开场之后的水手服,青春少艾的灵动、活泼,风情不与当今同,尤其是那个背影远去的情景,如同春天的小兽,野性十足,散发着清纯无敌的味道。那个年代的制服诱惑,显然令大上海的男女老少拍案。之后,阮玲玉又演出熟女人妻的刻板、欢欣不禁的情人、形如枯槁的老年妇人、稳重大方的大家闺秀等多个形象,细节处理很有技巧,本片几乎就是阮玲玉演技最高峰的体现,窃以为可能要超出《神女》,阮玲玉出演《恋爱与义务》时年21岁。

  她的悲剧一生,如其说是命运坎坷,不如说是性格决定,反抗和追求也要趁早且注意方式方法,当然这些都是事后诸葛亮。首先不能在当初就选择爱情,嫁为人妇之后才追求真爱,错差了五年的真爱,让她这一出《诺拉出走之后》的戏份,不能完全让时代负责。前半段婚外恋没有多少罪恶感,后半段的赎罪,很重要的原因是李祖义的病亡,假如他能够活着,活着也发达起来,故事便不成立,为了这出悲剧的上演,我们便会看到宋元以来的民间世情小说的底蕴,就是将一切的不幸变故叠加给主人公。人生的路越走越窄的人,他人可以评说,但不能替代他们重新来过。

  恋爱与义务,家庭与社会,情感与理智,善良与堕落,复盘《恋爱与义务》,我们可以很轻易的便给出花样繁多的对比,时代之罪,归结为个人之罚,新女性之新,至今依然未完成。以道德杀人是任何社会都愿意去做的集体意识,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主竞赛片《胜利》由黄海波主演,因为黄海波个人的牵连,便成为有一种胜利叫潜伏。鲁迅曾经为阮玲玉之死写过文章,言语杀人,人言可畏,才是时代之最大悲哀。80年过去,言语有时还在杀人,有时杀人却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