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经过

  淡淡的风,草草剪过又一页光阴。剪碎的云,还能否拼回梦里的故乡?
  
  曾经的男孩,踏上这条追忆的路。归乡的小路,用一曲喃喃乡愁,擦亮一夜又一夜月光,挂在姥姥家枣树的枝头,挂在高高翘起的压井杆上,挂在无人经过的流年里,独自低吟,独自彷徨。
  
  白云下的故乡,依旧翻涌起盛夏的绿浪。记忆中的那一池碧波,还能否照出男孩当年的模样。捡起石子的手,却再也牵不起姥爷的手,扔出的水漂,波澜千转,却终究沉没进水平如镜的冰冷时光。
  
  倒影出的天空,是故乡一回回不灭的遥望。时光在这一刻重叠,让儿时与今天重逢。
  
  是谁坐在云端?剪下一段又一段曾经。
  
  曾经的葡萄藤,是一串串叮叮咚咚青涩的晶莹;
  
  曾经的枣树,打下又一季再也吃不到的甜香;
  
  曾经的老牛和羊羔,啃食着青草,走进姥爷放牧的背影;
  
  曾经嬉戏的田野,曾经踏过的小河,成群的小蝌蚪,捉进再也捉不进的玻璃瓶;
  
  曾经的夏夜,蝉声迷路在姥爷的故事里。一夜夜繁星,一阵阵的犬吠和鸡鸣,淹没在曾经的暑假里,无人经过,不再回来。
  
  回来的,只有一路淡淡的的风,从梦里的故乡吹来,从人生的起点吹来,带着儿时的味道,带着岁月体温。吹向田野,吹向遥远……
  
  风经过,绿纷纷扰扰的下。落满故乡又一眼盛夏,落满今夜又一页惆怅,落满男孩奔涌的流年。
  
  无人经过,故乡的叶悄悄的下。是谁落下的眼泪?你听到了吗?

  【编者按】:总有一些回忆带着色彩等待在回首之间,每次经过,就不想回来,只是没人告诉我些没找到的,是不是已经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