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普希金
  
  以不足三十八岁的年纪
  存在一个真实的普希金
  以不足二十年的文学活动
  谱就俄罗斯文学的父亲
  年轻的诗人呵
  要不是那场蓄谋已久的决斗
  真不知你要用“普希金音节”
  写出多少叶浦盖尼·奥涅金
  沙皇有那么多“多余的人”
  为什么偏偏要少你一个
  
  永远年轻的俄罗斯的父亲啊
  你是伟大不朽的诗人
  你是大海是百科全书
  你是里程碑
  更是纪念碑
  
  列夫·托尔斯泰
  
  贵族的孩子
  平民的意志
  普通的俄国人的脸
  跨越时间的经典
  从一百个瞳孔看世界
  人间并非想像的圣洁
  六十年文学耕耘
  沧桑成慈父模样
  人生八十初衷不改
  风雨残年再走人生新路
  朝花夕拾无怨无悔
  管它后人如何收骨
  落成时间最美的坟墓
  世界级才子独一无二
  文坛巨人谁敢比肩
  诺贝尔与其无缘
  可惜可叹遗憾千年
  从此温暖了多少文人心愿
  不管文学巨奖花落谁家
  得之者心平气和
  失之者心平气和
  因为您的存在

  【编者按】: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被誉为“俄国文学之父”,他在继承古代俄国文学的优秀传统的同时不断将其发扬光大。在俄国文学中,他为现实主义夺得了主导地位,从而影响了19世纪的现实主义文学浪潮,他的作品是反映当时俄国社会的一面镜子。托尔斯泰的作品中有着乌托邦思想,主要表现为反抗暴力与奴役,反对土地私有制度,反对崇尚资本主义物质文明和“进化论”,要求奉行合法的生活义务和合理的生命法则,回返健康的农耕生活,通过人人的劳动和道德实践建立起充满兄弟情谊,平等、和谐、友爱的属于全人类的人间“天国”。一位诗人一位哲学家对俄罗斯的文学发展起到的作用是不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