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人

从前,有一个老头和老太婆。老头的妻了死了,同另外一个女人结了婚。第一个老婆留下了一个女儿。后妈很恶,不喜欢她,经常打她,总想把她永远赶出家。

  老头出门去了,老太婆对女孩说:

  “你到我的妹妹那儿去一下,向她要些针线缝件上衣。”

  这个阿姨同后妈一样坏。

  姑娘不笨,先去了自己的亲姨妈家。

  “你好,姨妈。”

  “你好,亲爱的,你来有什么事?”

  “后妈叫我去她妹妹家,要些针线缝件上衣。”

  姨妈对她说:“侄女,你到了那里,要是白桦树扎你的眼睛,你就在树上系一条彩带;要是门吱吱啪啪响,不让你过,你就在门轴上涂点油;要是狗咬你,你就扔给它一块面包;要是猫来抓你的眼睛,你就给它一根腊肠。”

  姑娘走了,走啊、走啊,走了很久,总算走到了。

  这是一座茅草屋,恶女人正在屋里织布。

  “你好,姨妈。”

  “你好,亲爱的。”

  “妈妈叫我来求你给些针线,缝件上衣。”

  “行,你自己织布吧。”

  姑娘坐上织布机,恶女人走出门外,对女佣人说:“赶快烧水,给我的侄女好好洗一洗,当心点,看好她,我要把她吃掉。”

  姑娘吓坏了,她向女佣人央求道:“亲爱的,你少放些柴,少放些水,你用筛子去打水。”姑娘送给女佣人一块头巾。

  恶女人等了一阵,走到窗口问:“你在织布吗?侄女,你是不是在织布?亲爱的。”

  “我在织,阿姨,我正织着呢,阿姨。”

  恶女人走开了。姑娘喂给猫一根香肠,问猫:“有什么办法能从这里逃走吗?”

  “这儿有一把梳子和一条毛巾,”猫说,“你带着逃跑。那个恶女人会来追你,你把耳朵贴在地上,听到她走近了,先扔出毛巾,毛巾会变成一条大河。如果那个女人过了河再追你,你把耳朵贴到地上,听到她走近了,你就扔出梳子,梳子会变成很密的树林,她是穿不过去的。”

  姑娘带上毛巾和梳子逃跑,狗要咬她,她扔出一块面包,狗就让她过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姑娘在门轴上涂一点油,门就打开了。白桦树扎姑娘的眼睛,她在树上系了一条彩带,白桦树也让她过去了。猫坐在织布机上织起布来,织得个乱七八糟。那个恶女人走到窗口问:“你在织布吗?侄女。”

  “我在织布,亲爱的。”猫粗声粗气地回答。

  恶女人冲进去,发现姑娘跑了,对猫又是打,又是骂,埋怨猫没有抓姑娘的眼睛。“我侍候你这么久,”猫说,“你连根骨头都不给我啃,她可是给了我香肠吃。”

  恶女人责骂狗,责骂门,责骂白桦树和女佣人,一边骂、一边打,狗对她说:

  “我侍候你这么久,你连烧焦的皮都没有给过一块,姑娘可是给了我面包吃。”

  门说:“我侍候你这么久,水都不往我身上滴一滴,姑娘可是滴了油。”

  白桦树说:

  “我侍候你这么久,线都没往我身上扎一根,姑娘可是给我系上了彩带。”

  女佣人说:“我侍候你这么久,连破布都没有赏给我一块,姑娘可是给了我一块头巾。”

  恶女人赶快去追姑娘。姑娘把耳朵贴在地面上,听到恶女人正在追赶她,已经很近了。她拿起毛巾扔出去,马上出现了一条很宽很宽的河。恶女人来到河边,恨得咬牙切齿,回到家里把自己的牛牵来,把它们赶进河里,牛把河水喝干了。

  恶女人继续追赶姑娘。姑娘把耳朵贴在地上,听到恶女人走近了,便扔出梳子,身后马上出现了茂密的树林,叫人见了害怕。恶女人想了很多办法,总是钻不过去,只好回家。

  老头子回来了,问老太婆:“我的女儿在哪?”

  “她去姨妈家了。”

  没过多久,姑娘跑回来了。

  “你到哪儿去了?女儿。”父亲问。

  “唉,爸爸,”她说,“是这么回事,妈妈叫我去阿姨家要些针线,给我缝件上衣,阿姨却想吃了我。”

  “你是怎样逃出来的?”

  “经过是这样的……”女儿说。

  老头听完后,一气之下用枪把老太婆打死了。从此,他和女儿在一起生活,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