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忠路

  (一)
  你陡峭的高峰,彷如我脑海里勾描多年的肖像
  直抵夜晚,我明媚的额头是你无限的深爱
  我知道,心已经和你靠得很近
  即便你沟壑万重的喘息,我听来都是那么楚楚动人
  
  我从来没见过哪一座山有你伟岸、淳善和青翠欲滴
  诸如一些刀耕火种的牛衣岁月
  你从没低头、哀告和哭泣
  那一路蛇行的足迹是你和祖辈攀爬的歌唱
  
  其实,你的体温已经种植在我绵延的血脉
  就像我某个器官已经镌刻着你的图腾
  就像丰腴秋天里壮实的稻田
  或者年代久远的谷仓,一场摆手的舞蹈
  
  (二)
  我知道,我波澜不惊的掌心拽紧你长河的姿态
  婆娑的日月在折戦沉沙的日子
  落满漂泊的蓝天、白云、高山和长风
  那种浅显低迷的疼痛和欢乐将与你息息相关
  
  你仿佛就是一路过的清秀女子
  让我初醒的眼神探向更深的水底,亲吻你的泪珠
  我会为你褪下薄雾缭绕的裙裾
  然后给你燃烧的太阳,装饰你娇艳的胴体
  
  我也会用颤抖的指尖抚摸你圣洁的皮肤
  在月色里,轻轻的跌入你温柔细腻的怀抱
  这样,我将与你合二为一
  这样,我将和鱼、水草、卵石不离不弃
  
  (三)
  也许,我睡一觉就不会在历史中觉得疼痛
  因为我从没有看到流星如何撞开这道长长的山梁
  这种速度,怎能抵挡住我状如满月的弓箭
  以及响起的錞于,以及
  涂满深绿枕戈待旦的青铜剑矛
  
  这个黑夜其实不算太长,如同这个部落
  惊醒之后舞动的火把燃烧和熄灭
  如同,我们齐聚之后走出山外漫过澎湃的海疆
  如同,我怒目朝上结栅自固时曾经羁縻的一座城池
  或者那道紧闭的卡门和一座布兵扎营的山寨
  
  我很久没这样笑过,当我顺手挽起一缕细细的清风
  从对岸村庄的弥漫过来一丝青春动人的气息
  那道萤火像极了一双当年羞涩的明眸
  让我感觉到土船上
  曾经温顺而湿润的身子以及怀里娇柔的呻吟
  
  
  (四)
  看着你,就像看着一条长满五谷的山梁
  记住我宛如记住一场淋淋的细雨
  这样,你的颗粒将蓄满我像阳光一样鲜红的血液
  让你的笑容保持着清晨的矜持
  
  而我将撑起木叶的船,用我打晒的渔网
  在某个傍晚刺痛你青春的处红
  或者躺在杂草幽幽某个长满骨骸的岩石
  用伪装呢喃狩猎的轻狂、慌张和远方
  
  时间终会记住你浅笑低语的声音
  那些前呼后拥的马蹄也会走向一个光的世界
  在冗长的古道留下不期而遇的福音
  让蜉蝣的人世记住远祖曾经斑驳的行走
  诸如桐油、木漆、药材
  和换回的盐巴,诸如一场狩猎和耕种
  
  (五)
  你执拗的炊烟已经围着大地缭绕,围着日月旋转
  我似乎看见那灶孔里颤抖的火苗
  看见黝黑的鼎罐里溢满香气的腊肉飘出屋檐
  虽然已经临近冬天,但你
  至今都还没有褪去一座山和一座城池的妆容
  
  也许,你还躺在那条坚硬的故巷一栋木屋的某个角落
  回忆着过去的街道、寺庙以及土司皇城
  回忆那柱木高结的殿堂上俯望山民,你华贵的身影
  演武的校场,鸣响的长号
  舞动的王旗下,你振臂高呼的声音将号令山乡
  
  这是一座多么古老的城啊,就像特洛伊的温床
  在青黄不接的历史里,刻画着丰盈
  就像一堵墙面坍塌的青砖和一片灰黑的瓦砾
  不难让我想到,埋葬的地基下
  描绘着一座曾经百业兴旺人丁潘胜的市井
  
  (六)
  也许,我们已经失去巴蜀的母语
  而我只能从某些只言片语的陶器或青铜器
  去获知你的消息
  在黑潮汹涌的暗夜,膜拜你弥留的表情
  
  所以,这个黑夜你是我心中唯一活着的地方
  是一些关于我疼痛的击鼓之后
  那些穿透空谷的号角或郁江流水的浅吟
  就像千年,起了大火的土司城
  宛如你曾经孤独征战的马匹,面对山民默默无言
  
  你的琴声虚无,如同河水一样软弱
  在暗藏凶险的尘世,目睹一个王朝的死亡
  而今,以你伟大
  我们再次筑下城池,摆开阵势
  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勇锐,挥动新时代开疆的臂膀

  【编者按】:文心雕龙中有云:何为神理之数,即使自然之道也。纵观此文,声请并茂,通畅自然,发自肺腑,爱意缠绵,可谓诗中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