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坎德巴依

很早很早以前,在卡拉搭吾山里的卡拉苏河边,住着一个名叫卡桑卡甫的穷汉。卡桑卡甫靠着打猎钓鱼过活,他的老婆给人家缝缝补补,编一些渔网什么的,他们就这么样打发着日子。有一天,卡桑卡甫的老婆怀孕了。赶过了九个月零几天时,老婆就分娩了;生了个身子白胖、脑袋滚圆的儿子。

  父母不由欢天喜地,高兴得拍手称快。他们给孩子起名叫坎德巴依。坎德巴依长得很快,六天就会笑了,十天就会走会跑了,六年就长成个壮实的小伙子。他长得力大无穷,凡和他摔跤的,都不是他的对手;掉进深井里的大犍牛,他能一个人拉上来。父亲去打猎,他也能帮忙了。渐渐地,他也能打斑马了,成了一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了。他打了许多许多的黄羊和羚羊、斑马和梅花鹿,堆起一堆一堆的。卡拉苏河边帐篷里住的所有穷人,都在他的帮助下安居乐业。

  一天,坎德巴依出外打猎,在卡拉搭吾山脚下,在一处很高的悬崖底下,看见一只狮子似的灰鬣狼,要吃一只怀孕的骒马,它正用爪子剥着骒马的肚子。坎德巴依赶紧跑上前去,抓住灰鬣狠的尾巴,左右摔了几下,便扔到远处去了。狼连叫几声,就咧着嘴死了。坎德巴依剥了狼皮,来到骒马跟前,见骒马已经奄奄一息了。于是,坎德巴依就用金刚剑划开骒马的肚子,取出了小马驹子。真好,这是个雄马驹。坎德巴依抱着小马驹回到家里,给它起名叫克尔库拉,用斑马的奶来喂养它。

  这小马长得很快,还不到六个月,就有六尺长了,毛黄褐黄褐的。克尔库拉长大以后,跑得非常快,简直是一只千里驹,说赶上啥就能赶上啥,甚至能跑着用嘴去捉鸟。坎德巴依象骑飞鹰似的骑着克尔库拉,转眼间便能把奔跑在六座山岗那边的斑马追赶上,抓住它的尾巴。

  坎德巴依就这么在各处打猎,他成了很慷慨的人,悲痛的人都得到他的安慰;受苦的人都得到他的援救,他不知啥叫做“自己的”;不会虐待人;所得的东西,众人都可以共同享受。于是,这个有着克尔库拉马的坎德巴依,就被称为“巴图尔”①,闻名于四方。

  一天,坎德巴依到远处去打猎。走着走着,碰到一个牧放羊群的小孩,孩子含着眼泪,号哭着。坎德巴依上前去问道:

  “你力什么流泪难过?”

  孩子的头上生着癞癣,衣服破破烂烂。

  “夺去你亲爱的母亲,你还有幸福吗?夺去你巨山似的父亲,你还能过活吗?”

  孩子高声叫着说。

  “怎么了?你好好说呀!”坎德巴依请求道。

  孩子的眼泪流成了湖,他沉重的叹息一声,回答道:

  “我是巴图尔麦尔干的独生子,现在有六岁了。敌人来我们家乡抢走了所有牲畜,连个马蹄都没给留下。我爸爸只是很能睡觉的‘巴图尔’,上很远的路回来后,一睡就是六天。我爸爸就是在睡觉时,让敌人偷偷抓住的。

  ①巴图尔,即英雄。

  我妈妈要来拉开我爸爸,可那残忍的敌人把她也驮在马鞍前头,带走了。于是,我成了孤儿,穿没穿的,吃没吃的,没有办法只得给塔西卡拉巴依放羊。弄得我累了,我痛苦了,我的嘴唇也裂了,头上长出疥了。我难过悲伤,我哭的是我的父母……”

  “要是这么,就别哭了。我去给你找回你的父母来。”坎德巴依说。

  孩子听见可高兴啦,他请求道:“好朋友,那先到我们放羊人那里住两天,好好歇歇,再去吧。”

  坎德巴依说了声“好”,就去到放羊人住的地方,把打下的斑马,吊在火堆上,准备晚餐。到晚上,别的牧羊人都回来了,就是那个牧羊孤儿没有回来。大家都等他,等啊等啊还不见他回来。坎德巴依实在忍不住,便慢慢合起双眼了。正在这时,那个牧羊孤儿吆喝着羊回来了。

  “怎么来迟了?”坎德巴依问道。

  “我的肚子有些痛。”孩子说。

  第二天,孩子说笑着,去到草原上牧羊。晚上,当大家都回来时,这孩子又没有回来。坎德巴依就去找他,见他昏倒在地上。孩子醒过来后,坎德巴依向他探问底细,他不说。这下,坎德巴依生气了。孩子见他生气,就回答说:

  “自昨天起,每当太阳一落,就有六只天鹅飞到我头顶上问我:

  这里有个善良的坎德巴依吗?克尔库拉马在他手里吗?他的光芒照在花园里吗?他的马腿在走动吗?我向它们回答道:

  善良的坎德巴依就是我,克尔库拉马就在我手里,花园里照着我的光芒,我的马腿在走动。

  于是,它们扇动自己的翅膀,把我打倒在地上,我就这么昏迷过去了。”

  第三天,坎德巴依身穿牧童的衣服,去替牧童放羊。太阳落下了,天也黑尽了,这时只见有六只天鹅飞到坎德巴依的头顶,飞旋六圈,低飞下来问道:

  这里有个善良的坎德巴依吗?克尔库拉马在他手里吗?他的光芒照在花园里吗?他的马腿在走动吗?拥有克尔库拉马的坎德巴依回答道:

  花园里照着我的光芒,我的马腿在走动。

  这下惹怒了天鹅们,它们用翅膀来打坎德巴依。可坎德已依上前去抓住一只天鹅的爪子,天鹅飞走了,他手里只抓到一只金鞋。细细地看去,这只金鞋面上还有字。这以后,坎德巴依又等别的天鹅,等了几天,都再没有来。

  这时,坎德巴依便告别了牧羊人回家去了。他给父母亲预备下了一年的食粮,自己身穿铠甲,带着武器,拿上六十只马驹的马肠,出发去找那个牧羊孤儿的父母。

  克尔库拉马跑得很快,如同鹰飞一般,一个月的路程,奔跳了六十步就走完了。它简直把山不当山,把河不当河,把海不当海。坎德巴依就这样日夜不停地走着,最后走到一个地方,见有一座高入云端的大山。来到这大山脚下,克尔库拉马就说起话来了。

  “我的朋友,坎德巴依,我们要去的地方已经不远了。你翻过这山,就可见到一条河。这条河的正中,有个孤岛。那岛上住着神王。你身上带的黄金鞋,就是这神王的女儿的金鞋。那个牧童的父母也在这神王的手中。他们被关在地狱里。地狱的门锁得牢牢的,那钥匙在六十条河流汇合成的大江底下,世人是到不了那江底下去的。在那边山坡上,有个牧放奶牛的巨人,他是在打仗时被俘的人,现在成了神王的奴隶。你去到那人跟前,给他足够的路费,穿起他的衣服,把你的衣服换给他穿,然后,你再把那人释放了,自己去牧放奶牛。现在,你从我尾巴上抽一根毛,把铠甲武器都驮在我的身上,把我放了。现在,我和铠甲武器都对你没有用处。一旦需要我时,你就把我尾巴上的这根毛点燃,那时,我就会出现的。以后的事情,你到那里,自会知道。”

  坎德巴依从克尔库拉马身上拔下一根尾巴毛,把它放了,照克尔库拉马说的,他一一照办:放开了牧牛的巨人,给了他足够的路费,穿起他的衣服,自己来牧放奶牛。

  傍晚,他赶着牛过河,牛怎么都不下水。坎德巴依一下生了气,抓起牛的后腿,一个个地往河对面扔去。奶牛被扔到河中心的岛上,发出咚咚的响声。这时,神王的一个小女儿在河边看到,惊奇地叫道:

  “唉,你发疯啦,怎么糟蹋牲口啊!怎么不象往日似的,喊‘开路的水,开路’呢!”

  坎德巴依一听,赶快喊了声:“开路的水,开路!”只见河水分开,中间空出一条路来。

  就这么,坎德巴依牧放着牲畜。一天,神王叫来自己的两个儿子,对他们吩咐道:

  “今天,黑骝骒马要下马娃。这是第九次下马娃了。以往,一到下马娃的夜间,马娃子就不见了。今晚,你俩去看守骒马,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席话也让坎德已依听到了。

  夜晚,神王的两个儿子去看守骒马,坎德巴依也偷偷地跑去了,过不多时,神王的两个儿子就呼噜呼噜地睡着了。只有坎德巴依没有睡,一直在守望着。到天快亮时,骒马生了个金尾巴的马娃子。正在这时,天空好象飞起来一阵乌云,把小马娃带走了。坎德巴依急忙跑上前去一把抓到金尾巴,把金尾巴拉断了。坎德巴依没有办法,只得把金尾巴揣在怀里,去睡觉了。第二天一早,神王唤来两个儿子,询问看到了什么没有。两儿子回答说:

  “骒马也没有生产,也没发生什么事。”

  神王听了,正在纳闷,坎德巴依走进门来,说:

  “陛下,大事不好!”

  “怎么啦,你快说吧!”神王惊奇地问。

  “我要说的,就是他们这两个说的全是谎话。他俩没有看守,只有我看守了。到半夜,你的两个儿子就睡着了。天亮前,骒马生出只金尾海獭毛的小马娃。可天上好象飞来一阵乌云,将它带走了。我急忙赶去拉它,可只抓到了个金尾巴,马娃子被乌云中的一只鹰带跑了,……”神王还没等他讲完,就问道:

  “那金尾巴呢?”

  “陛下,请等一等。我要想拿金尾巴来谋取大利,我就不会对你说的。

  请看吧,这就是金尾巴。”

  坎德巴依从怀中拿出金尾巴时,整个屋内顿时光芒万丈。神王的孩子自觉羞惭,无话可说。

  “现在,你们三个都出去找那巨鹰和马驹去。要是找不到,你三个都不要来见我!”神王说。

  坎德巴依过了河,把克尔库拉马的那根尾毛点燃着了,于是克尔库拉马出现在眼前,他骑上克尔库拉马,身穿铠甲,带上武器,上路去了。

  到了一个地方,马又停下来,对坎德巴依说:

  “前边远处,朝天上冒着火焰的,是火河。你要去的地方,就在火河那边。现在,你把眼睛闭着,不等我叫你睁,你不要睁,你要睁开,我们俩就会同归于尽的。”

  坎德巴依闭上了两眼。就这样,他们飞驰了一会,觉得先是一阵热气,后是一阵的炙,过了好大工夫,克尔库拉马才说:“睁开眼吧。”坎德巴依这下把双眼睁开一看,已经来到一个岛上了。这岛上有八只金尾马驹,一只无尾马驹,在金槽上喝水。

  克尔库拉马又说了话:

  “在那颗顶天的高大白杨树上头,有只苏木鲁哦鸟的窝。它六个月去寻找一次食物,十五天后就回来了。现在,它去找食物去了,离回来还有六天。

  我们为了不落在它手里,就必须在六个钟头内,走完六个月的路。你骑在我身上后,把金水槽放在你身前。这么,那些马驹子就会跟上我们来,一步也不离开。我们领上马驹子过前边的火河时,不能直走,必须拐着弯走。因此我们的路程,来时近,去时远。在我们回去的路上,还有三道难关。先要遇到的是七头魔鬼;再就是白狮子,最后是巫婆。这些个都得战胜,才可过去,这就要看你的力量了。好,咱们走吧,不要延迟了。”

  于是,坎德巴依把金水槽放在马的脖子跟前,就走了。那些马驹子也跟了上来。

  过了一会,在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座大山。这山摇动着向他们逼近,这正是七头魔鬼。坎德巴依将金水槽挪放在地下,那些马驹都围在金水槽周围。

  坎德巴依拿着一百帕特曼重的狼牙棒,趁着克尔库拉马的冲劲,直向那魔鬼奔去,只一眨眼的工夫,一下就将魔鬼的一个头打落在地下。接着回过来又是一下,第二个头也滚落在地。就这么连着七下,那七个头就都落在地上,魔鬼也就随之倒在地上。坎德巴依把魔鬼的眼睛剜下来,塞在褡裢里。

  坎德巴依来到金水槽前,将它驮上马背,领着马驹子又走。克尔库拉马“唔——唔——”跑得很快,尘土都追不上它;只“嗨”一声的工夫,就翻越过了六个高崖。

  过一会,便听到前边狮子的吼叫声。坎德巴依这次把克尔库拉马拴在马驹子跟前,就朝发出声音的方向跑去,没走几步,就有一种吸引力把他吸过去了。一会儿,坎德巴依便看见狮子的嘴了,这张嘴大得像天一样,吸着坎德巴依的就是这张嘴里吐出的气。坎德巴依横握天膀子长的金刚刀,顺狮子的吸力进入狮口,狮子被剖成两半,坎德巴依把狮子的白牙打下来,收进了褡裢里。

  坎德巴依又继续上路了。许许多多的高山峻岭一闪一晃地落在后边。忽然,整个世界都被浓黑的雾气弥漫着了,只有马驹们的金尾发射出的光,照亮了他们的道路。黑雾里,出现了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俏丽姑娘。坎德巴依下得马来,直朝姑娘走去。姑娘朝着他的脸看了好一阵,对他说:

  “走了这么长的路,辛苦了吧,请到我家里歇歇。”

  这个姑娘正是妖婆变的。

  “辛苦是辛苦了,我不反对歇息,你就领着我走吧!”坎德巴依说。

  姑娘在前面走着,刚要说话,坎德巴依就举起金刚宝剑当头一劈;一瞬间,从金刚宝剑上发出强烈的火光,接着世界又变得云雾弥漫。当云雾再次消散时,那个“姑娘”经过的地方,横躺着分成两块的妖婆,坎德巴依把妖婆的头割下来,装在褡裢里。

  “在这个妖婆管的地方,不论飞禽走兽,都无法通过。这时,妖婆的死,还没有谁知道。因此,那只苏木鲁哦鸟,也不会来这里。我们可在这里歇三四天了。”克尔库拉马说。

  于是,坎德巴依在这里歇了四天,收拾起妖婆的宝物,把金水槽放在马背上,领着所有的金尾马驹,平安地来到神王那里。

  神王喜出望外,摆出盛大的喜筵来欢迎。正在欢宴之间,神王的两个儿子空手回来了,什么也没有找到。他们俩都疲困惟粹,昏昏沉沉,身子像干柴,两腿象芨芨草。

  神王把坎德巴依请到上座,问起他的身世来。

  “我不是神王,我是凡人的子弟。我的名字叫坎德巴依,众人都叫我是有着克尔库拉马的坎德巴依。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游山玩水,是来办一件事的。如果允许,我就说出来。”坎德巴依说。

  “说吧,说吧,我的孩子!”神王说。

  “几年以前,你的部下抢掠了我们的家乡,把我们的牛马羊群都赶上走了,我们的巴图尔,趁他不防的时候,也被你们给绑架走了。我就是来解救这巴图尔的,这是一件。第二件,就是有一天,我在放牧时,有六只天鹅飞在我头顶,其中有一个天鹅的金鞋掉在我的手里。都说这金鞋只有你的国度里有,我就是拿它来交给主人。”坎德巴依说着把金鞋递给了神王。

  神王说:

  “真是,我的孩子!叫赶来你家乡的牛马羊群的,叫绑架来你们巴图尔的,就是我。麦尔干和他的妻子,俩人都在我们的手里。麦尔干呆在地狱里,我曾对他说:‘你如果给我做事,我就放开你。’可他真是个不可驯服的巴图尔。他说:‘不给仇人做事。’如果放开他后,还要跟我们算账呢,就是这么倔强。”

  “你的大名,我们也知道。我曾想把你请来,派你去除掉那个光糟蹋我们马驹子的怪鸟。我自己找你,没有找到,于是,我就派手下去抢掠你的家乡,绑架来你们的巴图尔,心想,你要有骨气的话,一定会找来的。以后,有两年的样子,你没有来。这么,我的六个女儿就去找你了。这正是我第六个女儿的金鞋。现在,我还有一个条件向你提出,这条件就是:世上有个七头魔鬼,有个白狮子,有个妖婆。你去把这三个怪物杀了,拿下它们的头来。

  你要能做到,我就放回你的巴图尔,退还你们的牲畜财产,并把我的第六个女儿嫁给你。”

  坎德巴依把马背上的褡裢拿下来,把白狮的白牙、妖婆的头、七头魔鬼的眼睛都倒在神王面前。神王很高兴,而且感激不尽,便把关在地狱中的麦尔干夫妻和捕来其他的人,都一起释放了,把抢来的牲畜财产全部归还,把第六个女儿嫁给坎德巴依,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最后给了坎德巴依很大的报酬,送他回到了自己家乡。坎德巴依把牛羊马群赶回来,都交给了原主。

  坎德巴依回到家乡,乡里人个个欢天喜地,举行盛会,大摆欢筵。坎德巴依在的时期,家乡里,没有一个敌人敢来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