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十六日晚独处会馆

  因着一段旋律
  十一月十六日晚
  在会馆内乐室独处
  会馆是光绪年间的古建筑
  斗角的屋檐
  屋脊的神兽
  还有叮叮当当的风铃
  都像是恭贺着
  掐金丝的蓝彩
  和我的期待
  
  白天的日丽
  预告着夜晚的寒冷和风
  早已习惯了这大西北的特有
  逐渐地,屋内的静代替了一切
  真适合旋律的来临
  听着脚步声
  走向先前打开的钢琴
  一阵隐隐的琴声
  八十八个音都像在响
  像风带着强弱
  一晃而过
  窗户外面的月亮
  揉着朦胧的眼睛
  一阵风牵着枯枝
  把一位身影从窗台接走
  竟把我期待的旋律
  一节一节地全部偷走
  终究剩下了内心的空白
  
  恐怖中只好离开钢琴
  瘫坐在圈椅上
  侧身沏一壶茶
  此时的笨手笨脚
  竟打破了我心爱的茶壶
  一声巨响
  乱了我心境的强行镇定
  硬撑着拾掇完
  碎了的紫砂片
  为什么沙沙的扫地声
  大得惊奇
  耳朵也如此的灵敏
  
  突然,门被推开了
  我的心彻底地被揪住
  除了寒颤还有冷汗
  满脑子空白式的清醒
  像一具邪恶无形的罩子
  随着我的心跳逼近我
  恐怖至极
  
  我软在圈椅上
  看着琴键
  和打开的门
  这天何时亮
  我何时才能走出这门

  【编者按】:老宅,夜色,一段不一样的心路历程。神秘、惊惧、敏锐所有的意象勾勒出一段充满期待的空间。问好诗人。